30年風雨征程,退市制度改革見證了A股市場的新陳代謝、優勝劣汰,也塑造了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的新格局。

  經過一系列探索、改革、完善,目前A股市場已基本形成了一套涵蓋財務指標類、交易指標類、規范運作類、重大違法類的強制退市指標體系和主動退市機制安排。在注冊制改革的引領下,常態化的退市機制悄然塑造著市場新生態。

  回望退市制度改革歷程,并非一路坦途,但前進的每一步都走得鏗鏘有力。多輪改革的步調中傳遞出一個共同的信號:市場中存在的問題要靠市場的力量來解決。

  萬事開頭難。1993年4月,國務院頒布實施的《股票發行與交易管理暫行條例》僅對被收購公司退市作了原則性規定。1994年7月實施的公司法專門規范了公司上市、信息披露和暫停上市、終止上市等內容。1998年4月,滬深交易所依據當年實施的《股票上市規則》,對財務狀況或其他狀況異常的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實行“特別處理”,并將這些股票簡稱為“ST股”,以提醒投資者股票有退市風險。但由于早期的退市規定過于籠統且缺乏配套措施,在較長的時間里退市制度被束之高閣,并未進入實際執行。

  直到1999年,市場上開始出現連續3年虧損的上市公司,啟動并執行退市制度已迫在眉睫。1999年6月,滬深交易所同時出臺《股票暫停上市相關事項的處理規則》,規定連續3年虧損的公司其股票應當暫停上市。公司暫停上市期間,交易所為公司股東及投資者提供特別轉讓服務,簡稱“PT”。

  當時的PT公司只是交易受到了限制,并沒有徹底退市。為加強上市公司退市監管,2001年2月,證監會頒布《虧損上市公司暫停上市和終止上市實施辦法》,建立了以凈利潤為核心的退市標準,明確了風險警示、暫停上市的主要環節。同年4月、6月,PT水仙、PT粵金曼分別成為上交所、深交所第一家被終止上市的公司。這也標志著退市制度的正式實施,形成了從“進入”到“退出”的完整機制。

  此后,為解決借重組惡炒PT個股等問題,2001年11月,證監會修改了《虧損上市公司暫停上市和終止上市實施辦法》,取消了PT制度,并對因虧損被暫停上市的公司終止上市和恢復上市作出了規定。至此,我國資本市場初步形成了上市公司退市制度框架和以凈利潤為核心的退市指標體系。

  但新問題隨之而來。自PT水仙首開依法退市之門后,市場大幅擴容,從中穿行而過的退市公司卻并不多。相對應的是,A股中“ST陣營”日漸壯大,一些應退未退的上市公司使用各種財技保殼茍存,調節利潤以規避退市,導致大量上市公司“停而不退”,并由此引發了殼資源的炒作,以及相關的內幕交易和市場操縱行為。

  在此背景下,被譽為“史上最嚴的退市制度”于2012年出臺。當年,證監會啟動退市制度改革,財務退市指標得以完善,面值退市指標首次推出。2012年至2014年期間,共有*ST創智、*ST炎黃和*ST長油三家公司被強制退市。其中,2014年退市的*ST長油系A股首家退市的央企,顯示出監管層嚴格執行退市制度的決心。

  為將重大違法公司清出市場、給主動退市公司提供市場化機制,2014年證監會又啟動了新一輪退市制度改革,落實了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安排,健全了主動退市機制,基本形成了涵蓋財務指標類、交易指標類、規范運作類、重大違法類強制退市指標體系和主動退市機制安排。

  退市制度的漸趨完善,對相關上市公司起到了極大震懾:2016年3月,*ST博元成為第一家因重大違法而退市的公司;2017年6月,欣泰電氣成為第一家因欺詐發行被強制退市的公司……

  此輪改革過后,A股市場初步形成包括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在內的多元化退市指標體系以及較為穩定的退市實施機制。而為更好地促進市場新陳代謝,“漸進式”的退市制度改革仍在繼續。

  2018年7月,證監會再次啟動上市公司退市制度改革。同年11月,滬深交易所同時發布《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施辦法》,特別引入了“五大安全”(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態安全、生產安全和公眾健康安全)重大違法退市標準。2019年1月,長生生物成為首家因嚴重違反“五大安全”而退市的公司,強烈傳遞了從嚴退市監管的信號。

  2020年10月,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建立常態化退市機制。由此,新一輪的退市制度改革吹響號角。2020年12月31日,滬深交易所正式發布退市新規。整體來看,本次退市制度改革嚴格落實新證券法精神,通過進一步優化退市指標、縮短退市流程,加大市場出清力度,提升退市效率,以期形成上市公司有進有出、優勝劣汰的市場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