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股股東高特佳內訌升級 博雅生物股權轉讓懸疑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張曉暉 博雅生物(300294,股吧)制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300294.SZ,股票簡稱“博雅生物”)的股價,正處于最近五年來的低谷。

2021年3月9日,深交所對博雅生物下發了一封關注函,詢問該公司控股股東——深圳市高特佳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特佳”)的若干問題。

這是短短一個月之內,博雅生物接到深交所的第二封關注函。

3月9日當日,博雅生物股價23.37元報收,距其半年之前的每股最高58元,已經腰斬。

深交所關注函的背后,是博雅生物控股股東高特佳不斷升級的內訌。

高特佳上演了一場羅生門:高特佳原董事長蔡達建被現任董事長金惠麗開除處分,蔡達建與金惠麗原本是夫妻,如今已經反目成仇,而后對蔡達建的開除處分被宣布無效,而金惠麗的董事長職位又被取消,但金惠麗拒絕移交公司營業執照、公章等等……

經濟觀察報記者致電高特佳試圖了解相關情況,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目前高特佳董事長是金惠麗,未來是否會更換,我們不清楚。

夫妻反目,內訌升級

在3月9日對博雅生物的關注函中,深交所表示:

近期有媒體報道稱,你公司控股股東高特佳董事長金惠麗發布《我的聲明》及兩份高特佳《處分決定》,對高特佳前任董事長蔡達建、執行合伙人孫佳林給予開除處分,并稱“個別股東在沒有合法授權的情況下將高特佳的三位董事掃地出門,妄圖控制高特佳公司管理,甚至計劃以非法方式接管高特佳”;2021年3月8日,高特佳股東會、高特佳董事會發布《關于“處分決定”無效的通知》稱,根據近日作出的合法有效之股東會決議、董事會決議,金惠麗女士已非高特佳董事長,已非高特佳法定代表人,已非高特佳總經理,其已無權對內對外代表高特佳。目前高特佳的營業執照、公章、網銀U盾等證照印鑒,仍由金惠麗控制,拒絕移交,高特佳已向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深交所要求博雅生物核實并說明幾個問題:請結合高特佳的股權結構及董事會構成說明高特佳的控制權是否發生變更,是否導致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發生變更。上述事項對高特佳解除股份質押、凍結,向華潤醫藥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潤醫藥”)轉讓股權、委托表決權、發行股份,以及償還占用上市公司資金安排的影響,并充分提示相關風險,等等。

夫妻二人為何反目?

時間追溯到2020年9月,金惠麗發出公開信,以原配身份曝出自己與高特佳董事長蔡達建的婚變,并公開舉報蔡達建股權代持等違規問題。

之后,蔡達建被交易所兩度問詢,博雅生物亦被質疑公司是否為高特佳實際控制。

2021年3月7日,兩份抬頭為高特佳,但未蓋有公章的處分決定文件,在社交媒體中流傳,內容是:

鑒于公司前董事長蔡達建涉嫌職務侵占、挪用公司巨額資金等等,其種種劣行給公司帶來極其嚴重的負面影響和巨大損失。經研究決定:

對蔡達建給予開除處分。

從即日起,蔡達建無權以高特佳集團及下屬子公司、關聯公司名義對外開展活動,今后其在外一切言行均不代表高特佳。

一并被開除的還有蔡達建的下屬孫桂林、李遠新二人。

與此同時,金惠麗還發布了《我的聲明》,稱“自己被動的卷入高特佳這場二十年未遇的大困局里并被推到風口浪尖,成為高特佳的大股東和董事長?!?/p>

然而,對蔡達建三人的開除處分很快被推翻。

2021年3月8日,同樣抬頭為高特佳的文件顯示《關于“處分決定”無效的通知》在社交媒體間流傳。該《通知》稱:公司辦公系統對蔡達建三名員工的“處分通知”無效,根據近日股東會決議、董事會決議,金惠麗女士已非公司董事長,已非公司法定代表人,已非公司總經理,其已無權對內對外代表高特佳。

與前述未蓋章的處分通知不同的是,這份文件落款為高特佳股東會和董事會,并蓋有高特佳第二大股東蘇州德萊等五名股東的公司章,同時還有高特佳董事卞莊、高特佳監事金維、高特佳執行合伙人孫佳林的簽字。

經濟觀察報記者查詢工商信息顯示,2021年2月4日,高特佳完成了董事長和總經理的變更,由蔡達建變更為金惠麗。

至記者截稿止,工商資料上高特佳的董事長和總經理職位,仍然屬于金惠麗。股權結構顯示,金惠麗通過深圳市陽光佳潤投資有限公司等五家投資類企業,合計持有41.34%的高特佳股權。

股權轉讓前景不明

高特佳內訌的升級,會否影響到博雅生物股權轉讓給華潤醫藥的這筆交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