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問最近這段時間到底什么東西最受市場關注,那么鐘薛高無疑是其中的當紅炸子雞,無論是高達66元一支的雪糕,還是其掌門人“愛要不要”的傲嬌表態,已經被各大媒體報出來的行政處罰,3天之內六次上熱搜榜,大家都在問這么昂貴傲嬌的鐘薛高到底是不是智商稅呢?

3天收到6個熱搜的鐘薛高?

根據中國經濟網的報道,不久前的端午節,鐘薛高憑借和五芳齋聯名的粽子味雪糕,以及和熟道聯名的粽子剛剛小火了一把。沒想到端午節后的第一個工作日,鐘薛高又憑借創始人的一句話大火了一把。

“最貴的一支賣過66元,產品成本差不多40塊錢。”“它就那個價格,你愛要不要。”15日,鐘薛高創始人林盛在接受采訪時的一番言論讓#鐘薛高雪糕最貴一支66元#沖上熱搜頭條。作為頭頂“國貨之光”光環的國民品牌,鐘薛高能點燃消費者負面情緒不難理解——“暗地里拿我當韭菜也就罷了,咋還明著割呢?”

雖然第二天鐘薛高回應稱,視頻是被惡意剪輯了,并放出了訪談的完整版,解釋了“它就那么貴”,指的是成本,而非價格。然而還沒等到大家感嘆反轉,又有媒體爆料其在18、19年收到過上海黃浦、嘉定兩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處罰書,證實了其曾涉及虛假宣傳,給大眾留下了“偷工減料”的想象空間,又被再度罵上熱搜第二。

6月17日,鐘薛高在其官方微博發布道歉信稱:“最近社交平臺上因某些原因再次引發了關于鐘薛高曾收到上海市行政處罰的討論,又一次提醒我們:過去犯過的錯雖然可以改正,卻無法抹去。曾經在創業初期的兩次行政處罰,如同警鐘,不斷提醒我們要更謹慎、更準確、更負責任地與用戶溝通。”

鐘薛高的道歉信中,“創業初期”幾個字讓不少人頗感意外。其實,這個名字聽起來古色古香、有點老字號感覺的品牌,確實是一個誕生于2018年的“小鮮肉”。在2018年的“雙11”,一款名叫“厄瓜多爾粉鉆”的網紅雪糕,在一眾瘋狂促銷的商品中另辟蹊徑,賣出了66元一支的天價,其所屬品牌鐘薛高也因為“雪糕中的愛馬仕”這一定位一炮而紅。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剛剛過去的618鐘薛高的成績還是可圈可點的,鐘薛高銷量依舊火爆,在其天貓旗艦店顯示,店鋪內的“一個都不能少”系列顯示月銷10萬+,在天貓榜單“冰淇淋618熱賣榜”中排名第一。其實66元早已不是鐘薛高的價格天花板,早在今年4月鐘薛高便刷新了自己的記錄,官方公布新品杏余年68元一盒、梨花落78元一盒、芝玫龍荔88元一盒、和你酪酪88元一盒。

那么,讓我們不禁想問如此糕貴的鐘薛高到底是不是智商稅?我們到底該怎么看鐘薛高當前的現象呢?

66元的傲嬌雪糕到底是不是智商稅?

說起鐘薛高,相信很多熟悉流行時尚的人都知道這是當前最紅的網紅雪糕,不過對于大多數不熟悉的人來說這家雪糕品牌其實并不讓人熟悉,比起馬迭爾、中街1946、東北大板這些知名品牌來說,成立于2018年的鐘薛高的確是晚輩,只是這個晚輩卻后來居上在短時間內沖上了雪糕市場的C位巔峰,那么,我們必須要好好分析一下,鐘薛高到底是不是智商稅?

首先,看重雪糕市場消費升級的鐘薛高的確有其過人之處。根據鈦媒體的報道,鐘薛高的創始人林盛是廣告業的老兵了,曾經為中街1946、馬迭爾、哈根達斯等冰激凌品牌做廣告策劃。在2018年的時候,在其看到大多數行業都在做產業升級的大背景的時候,雪糕產業卻始終處于不溫不火的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林盛毅然決然選擇了創業,開創鐘薛高品牌,利用互聯網的強大流量優勢,林盛利用高頻平價流量,瞄準二十多歲的年輕女性群體,在小紅書、微博、抖音、嗶哩嗶哩上面瘋狂種草,從而在眾多網紅的推動下給鐘薛高塑造了“創意、潮、個性、貴”的人設,從而一舉實現鐘薛高的出道。作為廣告界的老人,林盛更是深諳IP聯合的玩法,先后與娃哈哈、盒馬、五芳齋、瀘州老窖等品牌合作打造聯名雪糕,從而進一步塑造了雪糕界網紅的形象,從而讓鐘薛高一下子成名。

其次,出人意料的貴的確是鐘薛高的特點。網紅鐘薛高出圈之后,鐘薛高的人設就一路高漲上來,其實就像《三十而已》里面只要是太太圈就要有包的邏輯一樣,鐘薛高把自己的形象設置的非常高冷,我們姑且不說鐘薛高善用諧音梗連自己的名字都是“中國雪糕”的諧音,光是其產品其實就是不斷玩概念的結果,基本上大家去看鐘薛高的產品,幾乎都是產地+品類的組合,借助國人心目中對于高端地點的形象來提升自己的產品形象,日本的抹茶、愛爾蘭的陳年干酪、加納的A+巧克力、極為稀少的粉色可可豆等等,這些看上去就很貴的概念讓鐘薛高的高價成為了可能性。而高價也成為了鐘薛高自己標榜的對象,這其實才是鐘薛高“愛要不要”的傲嬌的由來,我們沒辦法說鐘薛高到底其本身比起其他雪糕到底貴在什么地方,但是著名的食品分析師朱丹蓬的一句話就很能說明問題:”實際上,據其他品牌方透露,無論你加什么材料,一個雪糕的成本都不會超10塊錢,定價肯定是虛高的。網紅是什么意思?就是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榨取最高的價值和利潤。“這句話,其實也讓人看出來鐘薛高背后貴的邏輯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