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第七期IPO輔導 主打“產前篩查”的博圣生物何時正式上市?

  財聯社(上海,記者 陳夏怡)訊?已歷經近22個月IPO輔導期的浙江博圣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博圣生物”),仍未明確正式的上市時間表。

  日前,據浙江證監局官網公示,博圣生物已經完成第七期上市輔導工作,后續還將進入第八期輔導,輔導券商為。

  9月29日,財聯社記者聯系采訪博圣生物公司,但截至發稿前并未收到回應。

  漫長的輔導期

  資料顯示,博圣生物成立于2003年1月,主要提供出生缺陷防控綜合解決方案,是以遺傳病篩查和診斷技術為基礎,集大醫學遺傳領域項目運營、研發、銷售與學科服務、患兒救助于一體的”出生缺陷防控”綜合服務運營商。

  2018年、2019年(6月30日前)期間,公司分別實現營業收入7.6億、3.7億,對應同期凈利潤分別為9900萬、4500萬。

  另據2019年7月29日,其主要要股東技術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迪安診斷”,300244.SZ)出售博圣生物2.56%股權對應8000萬元來看,博圣生物目前市場估值為31.25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博圣生物開啟上市征程已經有將近一年零10個月的時間。自2017年12月31日與中信證券簽訂輔導協議,并于2018年1月10日在浙江證監局首次公布其輔導備案文件以來,博圣生物共完成了七輪的輔導工作,平均每三個月完成一輪輔導。

  對此,財聯社記者采訪杭州某投行人士,后者表示,“公司從接受上市輔導到向上市委提交材料,雖說沒有規定的時間期限,但一般來說1年左右的時間可以核查完,博圣生物的輔導時間顯得過于長了?!?/p>

  上述投行人士認為,券商時間戰線拉得越長,說明問題越復雜,可能是需要等一些法律問題或者風險消除之后再報材料。另一種情況就是想等著科創板各項政策都逐漸明朗后在科創板上市,但關鍵是要了解遇到了什么實質性障礙。

  “下一階段的輔導工作重點主要包括:第一,進一步完善法律和財務核查工作, 輔導公司進一步提高內控水平;第二,針對公司具體情況進行工作總結,并開展 第八期輔導工作;第三,對公司是否達到發行上市條件進行綜合評估,協助公司 開展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的申報準備工作”。上述輔導材料如是明確。

  迪安診斷減持

  而在這一事件中,博圣生物背后的主要股東迪安診斷極為引人注目。

  2016年1月8日,迪安診斷與博圣生物董事長張民、羅文敏簽署了《股權轉讓并增資協議》,約定以自籌資金2.33億元取得博圣生物25%的股權。同年9月,迪安診斷全資子公司杭州意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使用自籌資金1.2億元向博圣生物進行增資,并以自籌6000萬元資金受讓張民、羅文靜合計持有的股權,使得杭州意崢合計持有博圣生物12%的股權。

  不過在這之后,迪安診斷頻頻減持其所持有的博圣。就其2019年7月31日最新公布的減持公告顯示,公司在最近十二個月內累計轉讓博圣生物4.032%的股權給三家公司,累計成交金額為1.26億元。

  截止2019年7月的交易后,迪安診斷通過其本身及子公司迪安深海冷鏈物流對博圣生物的股權降為20%左右。

已第7期IPO輔導 主打

  圖片來源:迪安診斷公告

  此前,迪安診斷董秘王彥肖向外界表示,迪安診斷和博圣生物同屬醫療服務這個大行業,且迪安診斷是其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相對比較高。轉讓股權可以降低同業競爭風險,從而使得博圣生物順利上市。

  據《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1號――招股說明書(2015 年修訂)》相關內容規定,發行人應在招股說明書中披露是否存在與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業從事相同、相似業務的情況;對存在相同、相似業務的,發行人應對是否存在同業競爭作出合理解釋,并披露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作出的避免同業競爭的承諾。

  “一般不受影響,但為了謹慎保險,會通過轉讓等方式解決掉5%以上的部分”,上述投行人士向記者表示。

  致使博圣生物輔導期過長的原因是什么,主要股東迪安診斷與其同業競爭的可能性是否是其上市的阻礙之一,財聯社會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