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長生生物等待摘牌:資不抵罰,律師談投資者索賠難點

長生生物等待摘牌:資不抵罰 律師談投資者索賠

  華夏時報()記者 于玉金 見習記者 孫源 北京報道

  意料之中,疫苗事件始作俑者長生生物(股票簡稱:*ST長生(維權),002680.SZ)終于迎來資本市場終審判決。

  10月8日晚,深交所公告決定長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ST長生終止上市。這一A股首例重大違法強制退市案即將告結。

  同時,自10月16日起,*ST長生將進入為期30日的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屆滿的次一交易日,公司股票將被摘牌。根據規定,處于退市整理期的股票漲跌幅限制為10%。

  深交所公告稱,長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觸及《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施辦法》第二條、第五條規定的重大違法強制退市情形,本所于2019年1月14日作出對公司股票實施重大違法強制退市的決定。公司股票自2019年3月15日起暫停上市。

  2018年7月,長生生物全資子公司長春長生掀起狂犬病疫苗記錄造假風波,公司全面停產等待調查。同年10月16日,被國家和吉林省藥監部門下達處罰決定,上市公司的子公司長春長生被認定,自2014年1月至2018年7月生產的所有涉案產品均為劣藥,長春長生遭罰沒共計91億元。

  *ST長生目前所剩資產狀況如何?其最新的財務數據來自于2018年年中報,其中,長春長生總資產為39.85億元,凈資產為34.1億元,母公司長生生物的總資產僅為43.84億元,凈資產為37.46億元,顯而易見,公司根本無力支付巨額罰金。

  根據歷史公告,*ST長生全資子公司長春長生的破產清算申請已獲法院受理。今年6月18日,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交通銀行吉林省分行、長春市南湖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長春宏日新能源有限責任公司以長春長生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為由申請對長春長生破產清算,并最終被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據了解,在疫苗事件爆發后,長春長生生產經營活動早已停頓,目前正在走破產清算程序。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3月14日,即今年最后一次停牌時,長生生物報價1.51元/股,總市值14.7億元,較歷史高點跌幅95%。在疫苗造假事件被曝光前,長生生物2018年5月的盤中股價一度高達29.99元/股。

  對于持有長生生物的投資者而言,無疑損失巨大。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7月10日,*ST長生的股東為2.48萬戶。此外,持有*ST長生的基金也不在少數,截止2018年底,博時滬深300指數A的持有*ST長生達80萬股,博時醫療保健行業混合A持有70萬股股票,此外還包括博時鑫澤混合A、國聯安中證醫藥100A等。

  就投資者賠償等問題,記者致電長生生物,但截至發稿未能獲得回復。

  據了解,目前已有部分律師開始組織*ST長生的投資者索賠征集代理工作。

  京師律師事務所已代理了200多位長生生物維權的投資者,該所律師謝重基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目前最大的難度是長春中院(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不立案,該院目前只收材料,不正式立案。這樣可能會導致等到長春中院立案以后,該公司可能就破產了,投資者也許拿不到賠償款。不過根據《證券法》的相關規定,罰款、罰金和民事賠償不足以同時支付的,先予以民事賠償,是不是以后相關部門從罰款里面拿出一部分賠償投資者,目前還不得而知?!?/p>

  廣東環宇京茂律師事務所律師謝良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長生生物這類投資者索賠案,主要特點就是索賠周期一般很長,多數案件可能要經歷一審二審甚至執行程序,總體走下來大概需要兩三年的時間;另外,對于索賠區間尤其是揭露日如何確定以及是否扣除系統風險等關乎案件成敗的具體問題通常爭議也很大;還有就是像長生生物這類公司一旦退市,本身可能已是債務纏身,投資者如果打贏官司也可能還面臨執行難的問題,甚至不排除打贏官司拿不到賠償款的可能?!彼J為,目前來看,該案件投資者的索賠不太樂觀。

  *ST長生退市整理期間,解凍的股票將能夠開始買賣,但在這30個交易日中,漲跌幅限制為10%,對于這2萬余名投資者來說,即使退出,也是“不歡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