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目前仍在全球加速擴散,多個國家實施相應政策嚴防境外疫情輸入:美國暫停全球常規簽證,澳大利亞多地“封城”,新加坡直接宣布“封國”。疫情發展至今,人們不禁要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解藥”會是什么?在業界看來,被推上了風口浪尖的“群體免疫”消極抗疫策略顯然不是,阻擊傳染病大規模流行的預防性疫苗才是關鍵。

臨危受命

扛下新冠mRNA疫苗研發重擔

在此前國新辦就科技創新支撐疫情防控有關情況舉行的發布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曾益新介紹,國內正從5條技術路線同步加快推進新冠的疫苗研發,分別是滅活疫苗、重組基因工程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核酸疫苗(mRNA疫苗和DNA疫苗)以及減毒流感病毒疫苗載體疫苗。

據悉,由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領銜的科研團隊所研制的重組新冠疫苗已獲批啟動臨床試驗。而處于新冠病毒mRNA疫苗研發第一梯隊的斯微生物亦對外透露,當前已經和國家藥監局開展了臨床前的溝通,計劃于四月中旬申報新冠疫苗的臨床試驗。

業界普遍認為,新冠疫苗研發的主要難點在于跟疫情傳播賽跑,疫苗研發團隊需要在較短時間內篩選抗原和制備疫苗樣品,并在取得藥效和安全性數據后迅速開展臨床試驗。相比重組蛋白疫苗及雞胚法生產的滅活、減毒疫苗等傳統疫苗,mRNA疫苗由于通過體外轉錄合成,所以其研發和生產周期都比較短,合成成本也相對較低,利于快速應對各類急性傳染病的爆發。

不僅如此,因為mRNA疫苗是通過mRNA在體內表達抗原從而激起免疫反應,不需要進入細胞核,沒有改變基因的風險,相比于DNA疫苗,其安全性更高。與此同時,mRNA疫苗免疫原性更強,據報道,流感mRNA疫苗的有效性等于或高于現有流感疫苗。憑借著上述多項優勢,新冠病毒mRNA疫苗有望在此次疫情中發揮重要作用。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早期,斯微生物臨危受命,在獲得中國疾控中心提供的新型冠狀病毒抗原后,就啟動了新冠mRNA疫苗的立項工作。據介紹,斯微生物與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轉化醫學平臺合作,依托“上海張江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干細胞戰略庫與干細胞技術臨床轉化平臺”課題子任務——mRNA合成平臺成果,快速推動新型冠狀病毒mRNA疫苗研發。

填補空白

致力國內發展mRNA研發平

由美國MD Anderson腫瘤中心的博士團隊歸國創建的斯微生物,雖然是創立至今還不滿五年的平臺型創業企業,但是作為國內第一家專注于mRNA疫苗和藥物研發企業,已然站穩該細分領域頭部梯隊的位置。斯微生物相關負責人表示,其核心研究團隊從2011年就開始在美國研制mRNA疫苗,技術平臺在2015年就已得到各個方面的驗證。

回想公司創立初衷,上述負責人表示,目睹mRNA藥物和疫苗在美國已然開始蓬勃發展的景象,研究團隊當時就敏銳地意識到該細分領域所具有的廣闊前景。而彼時國內在這個方面基本還處于空白狀態,懷揣幫助國家填補領域空白的初心,研究團隊在2016年回國創立了斯微生物,致力于在國內發展mRNA研發平臺。

廣泛的國際共識認為,核酸遞送系統是mRNA行業的核心技術及壁壘所在。在成立之初,斯微生物就從美國西南部最好的醫院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的納米遞送實驗室引進了一套具有全球知識產權的納米脂質(LPP)遞送系統專利。在引進基礎上,斯微生物進一步消化吸收并優化LPP納米遞送平臺,成功地實現了工業化級別的放大以及臨床應用。

眾所周知,LPP平臺在mRNA的遞送上具有明顯的優勢。斯微生物打造的脂質多聚物納米載體平臺(LPP/mRNA)是一種新型殼核結構的納米遞送平臺,其內核是mRNA和多聚物的混合體,而外殼是磷脂形成的包裹。LPP的殼核結構對mRNA的保護效果好,具有緩釋效果。此外,LPP平臺還具有優異的DC細胞靶向性和抗原遞呈效果,并帶有免疫佐劑的效果。安全問題永遠是疫苗及藥物研發的重點,斯微生物基于LPP制劑平臺的個性化腫瘤疫苗臨床試驗(研究者發起的臨床試驗)顯示高級別不良事件的數量極其有限,可見該制劑平臺的人體安全性良好。

在此基礎上,斯微生物也發展了基于LPP平臺的不同應用,mRNA工業化級別的修飾及合成是其另一重要核心技術。據悉,斯微生物已建立起了一套成熟的mRNA合成修飾平臺,包括體系各部分的優化,并依據國際標準建立了國內第一套mRNA質量標準和質控體系,并已經能夠開展各種修飾工作。目前,mRNA平臺除滿足于斯微生物自身藥物研發的需求外,還可以為合作單位供應一部分GMP級別的mRNA,其生產規模已經達到了10g級別。

強強聯手

與上海醫藥達成戰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