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蔣衛民 華山醫院 常笑健康

中國人的肝太“胖”了,可能是腸道微生物在作

中國人的肝太“胖”了,可能是腸道微生物在作

中國人的肝太“胖”了,可能是腸道微生物在作

尊貴品質的烤牛肉、飽滿圓潤的豬五花、至臻美味的海鮮大餐……是不是很想吃?
如今在中國人的日常餐桌上,高脂高蛋白的肉食成為了當仁不讓的主角,然而一邊大快朵頤這些讓人垂涎欲滴的食物,一邊健康卻亮起了紅燈。
“非酒精性脂肪肝”首當其沖!

中國人的肝太“胖”了,可能是腸道微生物在作

最近幾項基于城市人口的抽樣調查表明,我國成人脂肪肝的患病率介于12.5%-35.4%之間。我國成年人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患病率可能已經高達25%以上,也就意味著在我國每5個成人中至少1人患有脂肪肝。
隨著生活方式的迅速轉變,我國非酒精性脂肪肝發展趨勢日益加重,已經超越了慢性乙型肝炎,成為第一大肝臟疾病,也已成為一個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
與嚴峻的形勢不相匹配的是,在中國有很多的人都忽視了脂肪肝。需要提醒的是,非酒精性脂肪肝與肥胖和代謝綜合征密切相關,鑒于肥胖和糖尿病的患病率仍呈上升趨勢,我國脂肪肝的患病率還將進一步上升。
脂肪肝在初期還是可逆的,任其發展為肝硬化,就將是不可逆的疾病。那么,除了日常飲食控制,要從哪里入手保護好我們的小心“肝”呢?
來看看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蔣衛民醫生怎么說!
▼本文作者▼

中國人的肝太“胖”了,可能是腸道微生物在作

腸道菌群失調可能導致代謝性疾病
腸道菌群是導致體重增加及能量代謝異常的環境因素之一,有證據表明高脂肪飲食可以導致腸腔內擬桿菌門含量降低及后壁菌門升高。給予肥胖者低脂飲食1年后,體重下降同時腸道菌群發生逆轉。
腸道菌群紊亂的肥胖者更容易從食物中提取能量生成脂肪。治療肥胖的胃旁路手術后也發現類似的腸道菌群改變。腸道菌群變化降低了粘膜的通透性,激發了一系列低度的炎癥反應,最終引起肥胖、胰島素抵抗、高脂血癥及高血壓等代謝紊亂性疾病。

中國人的肝太“胖”了,可能是腸道微生物在作

非酒精性脂肪肝與腸道菌群失調密切相關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基礎研究和臨床研究結果顯示,腸道菌群與非酒精性脂肪肝的發生和發展有密切的關系。
有研究表明,腸-肝軸功能失調與非酒精性脂肪肝的發生發展過程相關。肝臟的血供主要來源于門靜脈,肝臟和腸道之間具有密切的解剖和功能關系,即所謂的“腸-肝軸”,腸道穩態的改變會影響肝臟。
有研究表明,腸道菌群失調、小腸細菌過度生長、腸道通透性增加等可造成腸-肝軸失調,導致非酒精性脂肪肝的發生。
此外,腸道陰性桿菌產生的脂多糖。在細菌過度生長和腸道滲透性增加的情況下會增多,引起一系列的炎癥反應。腸道菌群失調也可以使內源性乙醇產量增加,導致脂肪性肝炎的發生。
高脂飲食導致的腸道菌群紊亂會將膳食中的膽堿轉化為毒性甲胺,降低血漿磷脂酰膽堿的水平。腸道菌群失調也可以影響膽汁酸代謝導致非酒精性脂肪肝的發生和發展。

中國人的肝太“胖”了,可能是腸道微生物在作

腸道益生菌治療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有效
有證據表明,通過使用益生菌后可以改善腸道菌群環境以治療非酒精性脂肪肝。但目前關于益生菌改善脂肪性肝病的機制尚不清楚。
現有研究指出,可能是因為益生菌抑制有害菌群,從而減少這類菌群釋放有害物質,減輕肝臟代謝負擔。
不僅如此,腸道益生菌會促使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血清總膽固醇和甘油三酯水平降低。通過使用益生菌后改善了腸道菌群,阻止細菌入侵,形成短鏈脂肪酸,減少致病菌對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改變,降低PH值,抑制革蘭陰性菌生長,改變腸道上皮功能和滲透性,阻止腸道細菌異位和過度生長。

中國人的肝太“胖”了,可能是腸道微生物在作

綜上所述,腸道益生菌能有效改善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肝腎代謝功能,對緩解脂肪肝有一定效果。
作者介紹
蔣衛民
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
博士 主任醫師 教授 碩導
華山北院感染科 執行主任
簡介:中華醫學會感染病學分會第十一屆委員會艾滋病學組成員;上海市醫師協會感染病分會委員;上海市醫院協會感染病分會委員;上海市中西醫結合肝病學會委員;中華醫學會熱帶病與寄生蟲學會艾滋病學委員;上海市中西醫結合學會骨傷科專業委員會骨結核組成員;上海市艾滋病治療專家組成員
擅 長:各種病毒性肝炎、肝功能異常、各種發熱性疾病、寄生蟲疾病、感染性疾病的診斷和治療
原標題:《中國人的肝太“胖”了!可能是腸道微生物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