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低價收來藥品 加價賣給藥房

從中老年人手中收購用醫??ㄙ徺I的藥品,加價賣給“下家”,“下家”再以低于市場價的價格銷售給藥房和個人……近日,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檢察院以非法經營罪對劉某杰提起公訴,至此,這條倒賣藥品“黑色利益鏈”上共有6人先后被該院以非法經營罪提起公訴。

檢察機關指控,2018年至2019年9月,張某明、魏某珠、劉某杰、張某定、董某平、朱某珍為牟取非法利益,在未取得藥品經營許可的情況下,非法經營藥品金額共計3900余萬元。

家住河南省商丘市的張某明原本就沒有藥品經營許可證,前幾年有醫師掛靠,在商丘城里開起了藥房。2018年初,經人介紹,張某明找到了“發財捷徑”,關閉了自己非法經營多年的藥房,專門干起了非法倒藥的生意。原來,經人介紹,張某明認識了藥販子劉某杰等人,建立了固定的收藥渠道,同時通過網上各種醫藥群,聯系藥房和個人買家,將經營渠道不斷拓展,又通過快遞將各種藥品銷售出去賺取差價。

很快,張某明、魏某珠的販藥生意越做越大,夫妻倆就在商丘城郊租了一間倉庫專門用來放置藥品,親朋好友都來幫忙拆包、發貨。經查,2018年至2019年9月,張某明夫妻非法經營的藥品金額達2900萬余元。

張某明的“上家”劉某杰僅有初中文化,早年從浙江湖州來杭州打工,沾染上賭博惡習。2016年,劉某杰患上尿毒癥,和醫院打上交道后動起了販藥的“歪腦筋”。

剛開始,劉某杰直接與同在醫院血透的病友接洽,或在醫院門口尋找目標,低價回收各類藥品進行倒賣。隨著“生意”越做越大,他結識了許多“同行”,每次需要“藥源”時,他就通過微信、QQ醫藥群主動聯系收藥人。

之后,劉某杰的“藥源”隊伍逐漸擴大,建立起張某定、董某平、朱某珍等數條固定的“供藥”渠道,通過他們收購治療心血管、中風、肝炎等各類藥品。

張某明就是劉某杰通過醫藥群結識的“下家”,他把從各“供藥商”處收購的藥品加價后賣給張某明。2018年8月至2019年9月,劉某杰非法銷售藥品金額達690萬余元。

位于這條“黑色利益鏈”底端的周某到案后,多次泣不成聲。她表示,如果時光能倒回到2018年,她不會再冒用他人醫??ㄅ渌幍蛢r賣出牟利。

周某是一名普通工人,退休后加入社區工作,是遠近聞名的“知心大姐”。鄰居和親戚朋友有事無法去醫院配藥的時候,她都會熱心幫忙配藥。久而久之,鄰居和親友都愿意把醫??ń唤o她保管。

2018年初,周某從親戚處得知,有一名男子常年在地鐵站附近收藥。雖然家庭條件不差,但面對這白撿的便宜,她還是打起了自己手中保管的醫??ǖ闹饕?。她要到了這名男子的電話,并向他了解哪幾種藥品“銷路”好。這名男子正是劉某杰的“供藥商”之一——張某定,他和董某平、朱某珍一樣,在醫院周邊、地鐵口或城市某個不起眼的角落,向周某這樣的中老年人收藥后加價賣出。

2018年1月至2019年9月,周某多次冒用鄰居、親友的醫???,利用醫保統籌支出從某醫院購買藥品,后折價賣給張某定。一開始,她一個月買賣藥品一兩次,之后“胃口”越來越大,變成了每周一次,騙取醫?;鹬С龅慕痤~也越來越大,最后累計達到了22萬余元。

2019年9月19日,公安機關找到了周某,她才知道自己的行為涉嫌詐騙犯罪。隨后,杭州市公安機關在全市范圍內開展行動,一舉摧毀了這條倒賣藥品“黑色利益鏈”,先后有多人落入法網。

今年3月2日,法院以詐騙罪判處周某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

(責編:孟植良、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