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來拯救經典生物分類學

陳華燕

分類學家是一個瀕危物種!這是比利時皇家自然科學研究所不久前在其網站上掛出的一篇文章的題目(https://www.naturalsciences.be/en/news/item/6633)。這篇文章隨即被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的朱朝東教授貼在他發表在科學網博客上題目為《分類學者瀕?!罚?/span>?mod=space&uid=536560&do=blog&id=1032723

)的文章里。朱老師的博文介紹了中國生物分類學的現狀,觀點基本與比利時皇家自然科學研究所的文章描述的一致:分類學家已像他們要保護的很多物種一樣,自身也成為了瀕危物種。朱老師在文中還介紹了一些可以推動我國生物分類學發展的建議。朱老師的文章在生物進化與系統學的微信群里引起了激烈的討論,各路分類學家紛紛出謀劃策。朱老師的那篇博文并沒有被科學網精選,但目前也有了4千多次的閱讀量。如果被精選的話應該會有更多的人看到??上驳氖?,朱老師昨天發的博文《生物分類學者之神仙說》(?mod=space&uid=536560&do=blog&id=1035703)討論的是同樣的話題,終于被科學網精選,希望有更多人關注這個話題。

我看到朱老師的第一篇博文時就想寫點什么來和應一下,因為我也一直關注這個話題,而且感同身受。無奈當時正在準備緊張的博士候選人資格考試。沒想到的是,有關經典分類學的話題竟是筆試題目之一?,F在筆試已考完,那就來說說我的一些經歷和想法吧。

起初我給這篇博文起的題目不是現在的題目,而是《逃離經典生物分類學?》。我想表達的意思是,我也不知道我是否要逃離經典生物分類學。仔細思考一下,這個即使是帶問號的題目也有點不符合我行事的信條。我更愿意,與其詛咒黑暗,不如劃亮一縷光亮。即使我也不知道該怎么拯救這個瀕危的學科,但如果有機會,我定會身踐力行的貢獻一份力量。

其實比利時皇家自然科學研究所的文章和朱老師描述的現象并不是什么新鮮事物,而是自上個世紀90年代起就被學界所廣泛討論的分類學困境:世界性的缺乏可以記錄和描述地球上的生物多樣性的分類學家。全球目前已知近200萬種生物,這是分類學家幾百年的發現成果,但是自然界中存在的物種比已知物種的數量多得多,目前科學家的估算是500萬至3000萬種。也就是說,有更多的種類等待科學家的發現。最近看一篇文章,開篇的一句話非常有意思,大致說物種滅絕就在我們的眼前發生。我覺得說的不夠確切,如果物種滅絕就在我們眼前發生,說明我們是知道是哪些物種滅絕掉的,但事實上,由于自然界自身的演化和人類的活動,有很多物種還沒來得及被發現就已經滅絕了,我們根本就不知究竟有多少種是滅絕掉了。

地球上的生物多樣性是人類生存與發展的基礎與福祉。分類學幾百年的發展才發現地球上已知物種很少的一部分,隨著全球氣候變化和環境的惡化,更多的物種面臨瀕?;驕缃^,急需更多的分類學者為人類的福祉努力奮斗。然而,生物分類學作為曾經的科學之皇后(物理學是科學之王),已漸漸淪為邊緣學科,儼然成了岌岌可危的科學之奴仆。分類學的瀕危,歸根結底是因為分類學是生物學的基礎研究,它的經濟價值極大的被政府,各機構的決策者,甚至生物學其它領域的科學家所忽略,他們正在使用著分類學家的研究成果卻認為這是免費的。人們需要分類學,卻不愿意買單。后果就是,提供給分類學家的資金越來越少,分類學的工作崗位也越來越少,這就是分類學困境形成的原因。

分類學困境的形成是可以理解的,但分類學困境的繼續惡化應該是令人費解的。人們越來越意識到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性,而且有越來越多的人關注生物多樣性。毫無疑問的是,人們對分類學的興趣是不缺乏的,因為分類學是發現生物多樣性的前提工具,而且人生來就對周邊的其它生物感興趣,可以說人人都有成為生物分類學家的潛質。然而并沒有更多的人成為專業的分類學家,而且越來越少的年輕人愿意選擇分類學方面的職業。簡而言之,分類學的困境就是分類學后繼無人。除了前面提到的資助少,崗位少的原因外,年輕學者不愿意選擇分類學還有另外的原因,那就是,現行的不合理的科研成果評價政策。這就是我想說的有關自己的經歷和想法。